媽媽

寫過幾百篇日誌,唯獨媽媽很少。 我愛我的媽媽,

她是個很不錯的媽媽,雖然不太容易理解。

我已經有四年沒跟媽媽呆在一起超過一個小時了。

偶爾在街上有看到她,也未來得及打招呼。

之所以說我媽媽很不容易被理解,這也是因為她的性格。

我不知道該如何再寫下去,對於她我也不願多提,就這樣吧。

小米的營銷很牛逼,極簡暢銷。

雷軍太流鼻,小米營銷太到位,吹牛方面跟馬雲有的比,看來這個年代不吹牛的確實會死。  功能方面,MIUI做的確實到位,手機服務壹步到位,聯系人,短信,等等,傻瓜式的備份,這不是就是給人類的服務麽,人都愛好簡單。

但我對MIUI的優勢也感到害怕,用戶的依賴程度高到甩不掉,會不會變成下一個騰訊?我們的短信,圖片都存儲在小米云上,想換?我想小米應該不會放開用戶。

說了這麼多?我會不會用小米呢?我想,我不會,爲什麽?

我想因爲這是山寨惹的禍,大改家都知道所謂的MIUI是對安卓系統的深度定制,簡單說就是改改潔面,預裝幾個APP,也就是所謂的云。

小米來得快,安卓的開放性我很懷疑,可能來的快去得也快,另外對安卓的前途我不看好,MIUI對他的依奈尤為可見,安卓遲早會死去,那麼MIUI又何去何從?微軟?蘋果?還是?

下一步的“深度定制”?

我想,這是我對小米未來的預測吧。。

平和心態。

有人說心態很重要,我是很認同這點,沒有一個“好心態” 人們如何能度過那些艱難的日子呢?

說說筆者的心態,對事物對人的心態。

有人打噴嚏會說,誰罵我了,而我則是先想到誰想我,簡單的一點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心態,筆者是個開朗的人,很少有跟生活妥協的時候,很隨性。

我無助過,覺得的自己不可一世,雄韜大略,可毫無用武之地,做成過很多事情,淡然那些事雖然都是失敗告終,但我依然覺得自己還是有發展,10歲到19歲,快20歲了,混跡社會10年。

說了這麼多,讓我無奈無助的又是什麼呢,是身邊一直沒有人能長期的合作下去,有個長期的夥伴,伴侶,或者說能跟自己奮鬥下去的人。兄弟,哥們,女人,一個都沒有。

多年我一直孤孤單單的在社會上行走著,也可能就是缺少這麼一個人,讓自己吃了很多虧吧。

有時想被人幫襯一下都無法實現,很多時候都是這樣,其實也可能是我不願被人幫助吧,好強的個性,才使得自己有今天的生活。

今天先這樣吧,有空再繼續。

心德

 

 我想說一下,最近的心德,也無處可說,只能用電腦一字字的敲打出來。

總所周知的原因,筆者生活起伏比較大,但這並不影響我對世界的感悟。

越發看清現實,其實是越發可惡,為什麼這麼說,因為世界不需要你這個明白人,人明白太多事情不好,別人會討厭你。

比如今天跟同事討論對婚姻的看法,他大約20啷當歲,討論對愛情的看法,他說他能為愛情放棄一切,然後發生了一點小的討論,而我則說,我跟你講個故事吧。

一個女孩,是上海人,一家三口人住在不到四十平的房子裏,她現年28歲,她現在過的還蠻好,起碼對我們說很好,但她的夢想就是能有一所大房子,她對我們來說也算很有錢,上百萬現金吧。

但你又知道嗎?對上海來說,連個三十平的房子可能都買不起的錢而已,你卻可以在家蓋個上千平的房子,很好的裝修,外帶一兩很不錯的車,而她說,她爸媽在上海呆了一輩子,她無所謂去哪裡,她也想離開上海,去個安靜,節奏慢一點的地方生活,可爸爸媽媽不行,我愛他們,想讓他們住在一所大房子裏,能不為生活而奔波,我爸爸到現在都還在工作,他退休了,可還在小區裏做保安,能補貼一點家用。

這個故事就講到了這裡,然後我又同他理論了起來。

我說道:你說這是放棄了自己嗎?  你說你為愛情放棄一切,那你有為後代著想嗎?難道讓你的孩子也跟你一樣追愛一生嗎?或者過著你所謂安穩的生活?過著清貧的日子?我不願意,我需要對我孩子負責,這個姑娘也不願意,我不會為愛放棄一切,但也不代表我不相信愛情,而是我需要金錢去維護家庭和愛情,你懂嗎?

討論中,他憤怒的離開了,說,那只是你的思想,你不能強加在我的身上,我說道,我沒有,只是討論,而不是爭論,他還是走開了。

我當時想的就是,腦容量過低,可笑可恥,不為後代著想,只想著自己的男人是可悲的,是不負責任的,可想他能做出來什麼事情。

我同時又想,可能是自己太偏激,人各有各的過法,可能他會幸福呢?

頓時我又說自己太無能,怎麼不能改變人們的想法呢,讓他們去理解現實,而不是屈服現實,反抗現實呢?

經歷不同,故而想法不同,你不能改變所有人思想,但你能用手段去馴服他們,或者去洗腦他們。或者用民主去欺騙他們。

爭論其實是愚蠢的,我們還是平靜的說和過,我也早已沒有那麼多憤怒,也不願去爭論。